金华

掉进镇魂的坑,漫威暂且等我(伸手),更新前先理思路。

漫威总部e-mail:onlinesupport@marvel.com

音乐会服装,像不像斩魂使(黑袍使),还有说像伏地魔的,噗

PS:
音乐会地点:上海(1862时尚艺术中心)上海市浦东新区滨江大道1777号

时间:2018年 12.28、12.29 晚19:30

作曲是为电影阿凡达作曲的作曲家
指挥是许忠

出品:上海轻音乐团

音乐会服装,像不像斩魂使(黑袍使)
我们估计演的是开天辟地神话故事里被劈的混沌

PS:
音乐会地点:上海(1862时尚艺术中心)上海市浦东新区滨江大道1777号

时间:2018年 12.28、12.29 晚19:30

作曲是为电影阿凡达作曲的作曲家
指挥是许忠

出品:上海轻音乐团

摔了膝盖...上楼梯时没留神,跪在了台阶沿上。

。。。明天去医院检查,看看能有什么可借鉴的写一下。
希望快点好
马上就有武术考试了
而且马上也要开音乐会了

hp交换(中上)

好吃a

木垠:

如果可以,斯内普宁愿选择永远不要醒来。




当他看见乖乖低头站在床边,一脸“你打我吧我不还手”的自己的时候,他觉得他还可以再躺回床上再晕一会儿。然而伊万斯教授不允许他的学生逃避现实,尽管他现在认错的态度让他才像个真正的学生。




“真的很抱歉,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这么做的。你放心好了,过几个月就会变回去的。”顶着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做出安慰的表情让斯内普觉得牙疼,他觉得自己连一个小时都忍不下去。




“我们这几个月就互相扮演一下对方好不好,关于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案我都已经做好了,你就替我上一下课,不会太难的。”




你还能再得寸进尺一些吗?





“那个,你是不是这几天和莉莉吵架了,我帮你和好行不行?我还可以教你厉害的黑魔法做补偿。”




你这是在误人子弟吗?身为黑魔法防御教授居然教学生黑魔法,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




不过,如果莉莉能原谅他的话,他又能学到更多有用的东西的话……




“成交。”小蛇吐吐蛇信子。




其实做教授的话还是有点好处的,尤其是看见波特当着全班人的面被他打飞出去的时候,全身上下的感受只有一个爽能形容。




爽,真爽,特别爽。




伊万斯教授的课堂十分注重实践,所以堂上小对决是常有的事,他找波特当沙包也不是不可接受的。




他承认他蓄谋已久,在答应伊万斯做教授的时候他就已经幻想过这样的场景了,最好等波特爬起来的时候能再来一个明明愤怒而只能压抑住的怨恨眼神。可惜这点没能如愿,格兰芬多或许就是有受虐倾向,明明他扫了波特的面子,人家还能眼巴巴的跑回来一脸兴奋的表示他想学。




呵,让你学了以后来欺负我自己吗?披着教授皮的斯莱特林冷笑,转身留给波特一个冷酷的背影。




这是第一节课的小插曲,总体而言这节课还是上得可以,经过一个周末的魔鬼训练,他还是治得住这帮和他同龄的小巫师,而且这节课真正的伊万斯教授也在一旁看着。




下课铃响的时候他往“自己”那边扫了一眼,伊万斯正和莉莉有说有笑的一起离开。他隐隐有些吃味,觉得自己的东西好像被别人抢走了,那打败了波特的爽快感一下子消得无影无踪。以往自己和莉莉冷战总是要过一周才能和好,他想破脑袋才能拿出一个主意能让莉莉接受自己的道歉,幸好莉莉从来没有真正生过自己的气。




可是他们这次吵架三天还没过,伊万斯一插手就好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这让他有些惘然。




到底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没有二十几岁的成年人讨人欢心的手段,何况他本来就不是个易相处的角色。





斯内普决定不想这些,他重新复习了一下教案,等待下一批七年级的学生到来。





全校只有一个黑魔法防御教授,七个年级,每天至少要上三个年级的课,有时还要连堂。低年级乃至五年级的课程他都没有问题,六年级能凑合,七年级就有些勉强了。





临近毕业考,七年级多数是复习的内容,简单的自然是一带而过,复杂的他上手得有些吃力,别说让他带别人复习,绝对蒙混不过去。所以伊万斯教授让他给七年级上实战课程,他只要分好组,让他们自由练习就好。但是还有个问题就是,万一实战中出现什么意外。





实战当然比一般的讲课还多些危险,特别是当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又碰在了一块。斯内普尽量让同个学院的一组,但偏偏还有两个人多了出来。





无奈,他只能死死盯着那跨学院的分组,面上不显,心里却一直默默念着刚学会的除你武器和障碍重重,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治疗咒语。





结果意料之中的是这组真出现了矛盾,被他及时制止避免了更大的伤亡,意料之外的是当他终于冷着脸结束这场纠纷的时候隔壁的狮子组合出了岔子,一个割裂咒不小心向他这丢了过来。





果然格兰芬多才是最不靠谱的,斯内普心里一边骂,一边慌乱的使用障碍重重。他对这个咒语还不是很熟练,实践了几十次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虽然伊万斯说以他这个年龄已经做得很好了,可是这个表扬在现在不顶用,那个防护罩上出现一道道裂痕,眼看就要冲破防御,斯内普身体右侧突然一股冲撞力袭来,把他一下撞开。虽然从旁人视角看来是黑魔法防御教授身手敏捷的斜身一躲,但斯内普知道是谁帮了他,那股突然出现的淡淡的血腥味让斯内普闻着有点刺鼻。





两只闯了祸狮子低着头乖乖的向他道歉,那熟悉的认错姿势让他认定那个隐形在一旁看他一整节课紧张兮兮教学发现危险就一股脑往前冲的真牌教授一定出自格兰芬多。他皱着眉头让他们回去写够五寸羊皮纸的检讨,检讨为什么明确了不能使用有伤害性咒语还继续作死,斯内普当然没忘之前闹矛盾的那两个学生,让他们也一起受罚。





下课之前他当着学生的面扣了斯莱特林10分,格兰芬多20分。只不过学生一走,他又偷偷把斯莱特林的分加回去,反正只是做个公正的伊万斯教授的表象,他真面目是个盗版,偏心一点也没什么问题。





想到那个真版,血腥味已经闻不到了,估计已经离开了。伊万斯肯定是特地回来查看的,他怕自己搞不定出事。斯内普也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有点不知所措,他很少接受到除了莉莉外别人的好意,即使他不断说服自己,伊万斯只是怕自己光辉形象受损,但还是多少有点触动。





周一的黑魔法防御课只有三节,是一周中最轻松的,而下节课是低年级的,他不需要费太多的心神。所以他走神走到正在上神奇生物课的伊万斯身上。





他应该会去医疗翼找庞弗雷小姐看伤的吧,斯内普想,应该不会是个忍痛不说的傻子。





而等他中午回到办公室准备看第二天上课教案的时候,一开门就看到伊万斯教授光着上身,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把把药抹到在苍白的胸口盘踞着的血淋淋的伤口上。





等伊万斯发现自己立马一把扯过扔在一旁的外袍披上,有点不好意思的冲他笑笑。斯内普看着自己脸上心虚的笑容又觉得牙疼了,心说,这教授还真是个傻子……



hp交换(上)

太惊喜了,这个走向出乎意料!

木垠:

*假如经历了战争的哈利通过一场交易回到了亲子时代


*假如哈利在霍格沃茨当上了黑魔法防御教授


*假如哈利和斯内普同学灵魂互换


*首先,会有ooc,其次哈利会有点黑,最后教授有点蠢萌


*最后的最后,献给金华



其实斯内普不太了解哈利伊万斯教授,即使他从1971年9月1日入学的时候就认识他,即使伊万斯教授教了他四年的黑魔法防御术,但与伊万斯教授的交集不过是在课堂上和课后匆匆错身而过的问好。


他对这位教授有敬意,出于伊万斯是有真才实学,他的课堂也别开生面,令人向往。但斯内普也有心避开他,因为这位教授长得像他的仇人,不,应该说他和詹姆斯波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古有爱屋及乌,放在斯内普这里就是恨乌及乌,他不想和顶着仇人一样的脸的人有过多交集。可惜他和这位伊万斯教授的确是有孽缘,不然怎么解释他会在禁林采药材的时候这么巧的碰见满身是血的已经陷入昏迷的伊万斯教授。


他在原地犹豫了几秒,最终决定转身离开。


他的理智告诉他,自己救不了这位教授,他没有止血的药物,而教授身上的鲜血会引来禁林的肉食魔法生物,他一个四年级的小巫师能对抗多少?保护自己就够吃力的了,再加上一个昏迷不醒的成年人?


他不想把自己的命倒贴上去,只是感性的那一面在不忍,这是对鲜活生命的漠视何况伊万斯教授也不算是陌生人,他们好歹相处了四年的时光。


他迈开的那几步又退了回去,对着仅剩呼吸起伏证明自己还活着的教授咬咬牙,走上前去扶他。他或许是碰到了什么伤口,伊万斯教授闷哼一声。


斯内普才不管他痛不痛,把一个成年人扶起来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由于身高的问题,伊万斯的嘴巴靠在他了的耳边,而那微弱呼吸从耳朵上方飘下,他有些不适的动了动。


“你居然没有走掉,让我有点意外啊……”


伊万斯的声音沙哑又虚弱,但成功的让他僵住了身子,“不要管我了,赶紧离开吧,西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咳咳…”


说实在话,斯内普现在真的就想把靠在他身上的这个人用力丢地上,但或许是伊万斯开口的第一句话刺中了自己的阴暗内心让他正值青春期的叛逆爆发,又或许他一时脑抽了,斯内普没有这么做反而加快了移动速度。


“原来你也没我想得那么冷血嘛……”黑魔法防御教授笑了笑,然后又牵动了伤口,他短短的嘶了一声。



斯内普在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声以表示对这个结论的鄙夷,却没有把男人放开而是面无表情的继续加快离开的速度。


伊万斯预料的很准,他才架着这个成年人没走多远,背后就传来细微的响动。那是被捕食者盯上的预示,一个好的狩猎者会耐心的潜伏等待猎物松懈的时机,这小小破绽是在斯内普绷紧了警戒线下才捕捉到的。


“我袍子里面有个魔法戒指,拿出来。”男人湿润的呼吸这下正打中了他的耳廓,斯内普觉得痒痒的,但也没多在意照着伊万斯教授的话,在他袍子内的小袋上摸出了一枚黑色的戒指。



这枚戒指很朴素,上面的黑色钻石看上去好像禁受了岁月的长期打磨已经没有什么光泽了。


这枚戒指能干什么?小斯内普略带疑惑的目光投向一只手放在戒指上的教授。



“待会握紧戒指别放手。”伊万斯叮嘱,然后包住了他的手。斯内普有些抵触的皱起眉头,但没有挣脱,他以为这是个门钥匙。


然而伊万斯教授念出的古语却打破了他的想象,他心底突然发慌而手心里的戒指开始发烫,没有到灼烧的地步,但是那温度让他忍不住想挣脱开,可是伊万斯死死的扣住。


“你想干什么?”他的声线里居然带上了一点恐惧的颤音。


伊万斯正好念完了最后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我到时候教你怎么追莉莉补偿你好不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谁要你教我追求莉莉的!斯内普简直想对这个伊万斯拔出魔杖使个四分五裂了。但一阵头疼阻止了他的想法,接着他好像被一群人来回撕扯一般,扯得他生疼。


世界变成了一个漩涡,他的脑海在转动,然后带着他整个身子在转动,等到他终于被摔在地上时,斯内普只觉得浑身疼痛,一根手指都动不得。


斯内普觉得他是被那个看着古朴实则古怪至极的戒指搞出来了幻觉,不然他怎么会看到自己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抽出魔杖对抗一只八眼巨蛛?他的眼皮在往下掉,最后的意识停在毒蜘蛛向“自己”扑来的画面。

每个父母都有年轻的时候,只不过越长大越知道优秀的人活得累但也轻松,会让别人羡慕,但是,以后会自己掌握自己喜欢的人生吧。

大概就是越优秀选择越多

今天,我希望我以后的孩子,首先需要有他/她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立思想。
希望他/她是快乐幸福的。

但是同时还希望他/她会很多技能,
恩...我可以和他/她一起学习,

如果她/他也会弹琴唱歌养植物养动物,懂一点中医,懂一些针灸方面的,会画画,希望看生活中的各种各样的无处不在的风景,会喜欢自己做一些小糕点,会配音,会刻橡皮章,

那我肯定很开心,这样我们就能一起玩了。

【虫铁/铁虫】钢琴师Peter和他的Stark钢琴Tony-NO.4

每一次初见,都会有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NO. 3
———————————

在漆黑的房间里,Peter不确定他是睁着眼睛,还是已经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他隐隐约约的听见“Sir”这个词,他很奇怪,他没有听过这个词,但是仿佛在他脑海里就刻印着这个词的音。

他半拧着身子,望向声音的来处,是在窗外传来的,他好像看见了风吹动窗帘,还有些许黯淡的光线透进来。

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的思考,他蹦了起来,跑跳着向窗前去。

他闻到了一丝丝凉风混着夜里独有的静谧的冷的味道,闻到了飘起来的尘土的味道,闻到了铁锈的味道。

他踮起脚尖,用手扒着窗台边,向外探头去看,想知道是哪里来的声音。

往下看,眩晕感袭来,他连忙把头缩回来,用手使劲锤了锤腿,很痒,血液倒流的感觉一瞬间又酥又麻,熟悉的像是他经常倒立着一般。

等缓了缓,他又探出去,向左右两边看,只看到了远处的远处,有一条细长细长的发光的带子。

他不知道那是沿河的城镇还是即将破晓谢幕的黑夜的尾巴。

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于是他向上最后瞥了一眼。

本来是不抱希望的,结果他看到了一个模型。

一个被一根线,牢牢的绑住,悬挂在那里的模型。

【也许】
他想
【每天日出日落的两个时间,都会替这个模型染上金红金红的颜色。】

Peter蹬着墙和窗框,双手拽着拼命往后仰,当他把线拉断后,自己一个大屁蹲儿就实实地坐在了地上。

他一只手护着模型,一只手撑地起来后揉了揉自己的小屁股,颠哒颠哒地走到窗帘边,拿着最边角的地方,细细的擦着这个模型。

他拿到窗边,在月光下,这个模型是银白色的,可活动的关节处还有一些红锈。

Peter对着月光看了一会,好像看到了几个字母和数字:

Mark–1

他想【我得好好地藏起来,藏到一个不会被发现的地方。】

他又想到【这个地方需要只有我能知道,只有我能打开】

他转头,看向了那台大大的,三角△形的钢琴。



﹉﹉﹉﹉

镇魂回来了,所以我也回漫威圈更新啦!【逻辑通✔×】

喜欢的请按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谢谢啦

镇魂回来了,周六会抽空更新一下。庆祝庆祝

眼睛、赵云澜/沈巍

记梗,等我从医院回来,这周考完试写

一早上发现自己睁不开眼睛,于是滴眼药水想快一点睁开,却酸痛酸痛异物感强烈,原因未明。